错情

时间 • 2022-08-10 17:57:20
短篇小说

  张浩天毕业于国内一所有名的大学,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学历,他进了省城的一家事业单位,拥有了一份让许多同学羡慕的工作。由于张浩天既有才华,又勤劳踏实,所以,单位领导对他非常欣赏,在他刚刚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就被评为单位里的年终先进人物,同时,他还被推选为全市的模范青年,上了市里的报纸和电视。

文章配图与文无关

  
  事业上的一帆风顺使得张浩天踌躇满志,心情愉快。这时,爱情之神也降临在了他的身上,一个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女孩小玲看上了张浩天,并主动和他接近。面对着才貌双全的小玲,张浩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那天约会的时候,在皎洁的月光下,张浩天紧紧把小玲娇柔的身体搂抱在怀里,动情地亲吻着她温润的红唇,感觉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半年之后,张浩天和小玲结婚了,两个人有了自己幸福温馨的爱巢。婚后,张浩天和小玲开始了平静的生活,热恋中的激情和新婚蜜月的温柔也慢慢淡了下来。
  
  小玲是一个把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她是一个典型的女强人,这一点让张浩天非常不满,也非常郁闷。因为,小玲经常不回家,即使回家,也总是很晚。所以,张浩天每天一回家,面对的就是寂寞冷清的房间,还有做不完的家务。有几次,张浩天实在忍不住了,就想和小玲好好谈谈,可是,白天几乎看不到小玲的影子,等到深夜的时候,小玲回来了,十分疲倦的她洗漱之后就上床睡觉了。
  
  那天晚上,小玲又是很晚才回来,一回来就躺下睡了,张浩天推推她,她埋怨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难道没有看到我太累吗?真是烦人!说完,就再也不理会张浩天,呼呼大睡去了。这让张浩天心里不仅郁闷,而且烦躁,他渴望能有一处温暖的港湾,让自己栖息其中,获得心灵的安慰。
  
  张浩天开始在网上聊天。在网上,他依稀感到有一丝温暖流入自己的心田。在一次网上聊天的时候,张浩天结交了一个网名叫柔情女人的女网友,从聊天的话语来看,这的确是一个柔情款款的女人,她的善解人意和温存使得张浩天无比倾慕,也无比向往。他觉得柔情女人才是自己真正的红颜知己。后来,在彼此的逐渐倾诉中,张浩天和柔情女人的心越靠越近,他们都向对方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张浩天这才知道,柔情女人的真实名字叫刘曼,也是本市人,是做服装批发生意的,今年已经42岁了,她的丈夫在外面养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做情人,她虽然很有钱,但过得并不幸福。刘曼的丈夫有时候一年都不回家一次,只有正在读中专的女儿芳芳在星期天回家看看她。她还告诉张浩天,她的女儿芳芳今年19岁了。
  
  那天,张浩天和刘曼在一家饭店里见了面。42岁的刘曼的容貌和她的年龄并不相符,看上去她显得非常年轻,最多也就是30岁左右的样子,皮肤白皙,容貌姣好,身材丰满迷人,而且气质优雅,看得张浩天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更为重要的是,刘曼对张浩天十分温存和体贴,犹如一个细致贴心的大姐姐一样,让张浩天非常幸福。刘曼对张浩天的感觉也很好,她一下子就由衷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男人。
  
  自从和刘曼见面之后,张浩天变了,他又变得富有朝气和热情了。在家庭生活中,他对妻子小玲采取了忍让的态度,心里却无时无刻不想着刘曼,和刘曼频繁见面,互相倾诉,互相体贴。
  
  一次,单位派张浩天去协调一件事情,由于这件事处理得不够及时,领导把张浩天狠狠批评了一顿,这让张浩天感到非常委屈,他带着一肚子的不快给刘曼打电话,约她出来,他有许多话要对她说。刘曼接到张浩天的电话,急匆匆地赶到了他们经常见面的那家饭店。来到张浩天订好的那个包间,刘曼一看,张浩天已经在喝酒了,而且已经有些醉意了。刘曼慌忙夺过张浩天的酒杯,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急切地说:浩天,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姐姐我心疼。来,有什么委屈就说给我听,不要再喝酒了,我的乖,听话。好,我不喝了,我听你的话。张浩天充满深情地说:姐姐,有你的温暖,有你的关心,我才懂得了什么是幸福。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的情姐姐,我离不开你了,我真的无法离开你了。张浩天一边说,一边将整个身子紧紧地依偎在刘曼温暖的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浩天的唇靠近了刘曼的红唇,他们热烈地亲吻起来。也许是他们在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到了某种渴望而又心领神会的缘故吧,他们从饭店出来,心照不宣地坐上一辆出租车,到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在门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就搂抱在一起,急不可待地倒在了床上。他们很快就脱掉了衣服,赤裸裸的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当张浩天热烈地进入刘曼的身体时,刘曼发出了愉悦的呻吟。他们疯狂地做爱,热烈地体验着从未有过的快感,他们在一种新鲜的刺激中沉醉了。
  
  那天晚上,张浩天和刘曼在宾馆里住了一夜,谁也没有回家。有了第一次的激情体验之后,张浩天和刘曼就更加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们每星期都要在一起幽会几次,为了和刘曼见面,张浩天经常不得不在妻子小玲的跟前编造各种理由外出,而且经常在外面过夜,这自然而然地引起了小玲的怀疑。
  
  一天黄昏,张浩天接到了刘曼的电话,约他出来在宾馆过夜。当时,刚好小玲也打电话给他,说要和他一起去一个亲戚家。张浩天有些为难,他想拒绝刘曼,可是,一想起刘曼那丰满而白皙的胴体以及令人销魂的呻吟和她疯狂做爱的美妙滋味,他实在难以拒绝这样的诱惑。于是,他决定说什么也不能不和刘曼幽会。他匆忙回到家里,对小玲说:今天一个老同学从南方来,要在一起聚会,叙叙旧,我答应过人家,一定要去的。
  
  小玲看了张浩天一会儿,把张浩天看得低下了头。小玲笑了,说:好,你去和老同学聚会吧,我自己去亲戚家。
  
  张浩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逃命一般从家里出来,匆忙奔往宾馆,让张浩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小玲正在后面悄悄跟踪着他。在宾馆外面,小玲看到了她怎么也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自己的丈夫张浩天竟然和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手挽着手,亲亲密密地走进了宾馆。
  
  小玲茫然地回到家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她坐在沙发上,默默回想着她和张浩天走过来的婚姻之路,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一夜。